<fieldset id='b7bqc'></fieldset><i id='b7bqc'><div id='b7bqc'><ins id='b7bqc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tr id='b7bqc'><strong id='b7bqc'></strong><small id='b7bqc'></small><button id='b7bqc'></button><li id='b7bqc'><noscript id='b7bqc'><big id='b7bqc'></big><dt id='b7bq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7bqc'><table id='b7bqc'><blockquote id='b7bqc'><tbody id='b7bq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7bqc'></u><kbd id='b7bqc'><kbd id='b7bqc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b7bqc'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b7bqc'><em id='b7bqc'></em><td id='b7bqc'><div id='b7bq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7bqc'><big id='b7bqc'><big id='b7bqc'></big><legend id='b7bq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b7bqc'><strong id='b7bq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ns id='b7bqc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b7bqc'></span>
        <dl id='b7bqc'></dl>

          1. 完全沒想到,世界上最偉大的詞典背後也有這麼瘋狂的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  文 | 盛昊陽

            在梅爾·吉佈森購得改編權二十一年後,電影《教授與瘋子》終於艱難面世。這部成本為2500萬美元的影片自開拍到殺青,一直不得不面對兩傢制片公司從筆墨官司升級為法庭訴訟的爭端。

            《教授與瘋子》(2019)

            梅爾·吉佈森和法國制片公司Icon控訴另一傢美國制片公司Voltage Pictures拒絕讓電影在英國牛津拍攝其關鍵場景,並取消承諾過的最終剪輯權。在法庭文件中,梅爾·吉佈森將電影稱作他和導演法爾哈德·撒夫尼亞共同的「愛心勞動」。

            對比受孕和分娩的艱辛而言,光有愛和熱血當然遠遠不足以支撐這漫無止境的磨礪和煉化。《教授與瘋子》可能不算什麼優秀的作品,它的拍攝過程同樣會在死胡同、羊腸小道和坦途之間來回打轉,但諸般不順和險阻,總有塵埃落定之日。

            而它涉及的牛津英語詞典編纂史則是復雜曲折得多的故事。從1990年開始修訂的第三版牛津詞典預計於2034年完成,啟動這次修訂的主編約翰·辛普森已於2013年退休。接過這一輪接力棒的是牛津詞典的第八任主編邁克爾·普羅菲特,他也承認互聯網帶來的信息過載讓定義詞語變得更加困難,未來很可能不會再有印刷版的牛津詞典。

            回到1857年11月的倫敦,那個在氤氳的蒸汽中萬象更新的年代,一切尚未開始,也亟待勃發。牛津詞典的發起人理查德·切尼維克斯·特倫奇僅僅提出一個群策群力的構想,第一任主編赫伯特·柯爾律治估計兩年內即可出版第一卷詞典。事實上,直到我們的主角之一,詹姆斯·默裡在1879年正式入主詞典編輯委員會,這個項目從未出版過隻字片語。

            即使是這位三十歲就「通曉雅利安語系和敘利亞-阿拉伯語系的詞匯和結構知識,對羅曼語支系和條頓語支系均有涉獵,懂腓尼基語和希伯來語」的默裡本人,顯然也低估瞭與如此巨大的詞匯洪流搏鬥的難度。

            梅爾·吉佈森飾演的詹姆斯·默裡站在牛津大學出版社特別委員會的成員面前,接受他們苛刻的審視和考察。他的扮相稍顯老邁,這時的默裡剛到不惑之年,正是精力充沛、信心十足的年華。

            這個白發長須的默裡更接近他辭世前最後一張照片的樣子,那時他更消瘦疲倦一點,花白的須發轉為全白,戴一頂方帽,站在裝滿圖書的木架前。他以為自己可以活著看到牛津英語詞典的完成,但12卷本詞典的竣工,是在他去世13年後的事情瞭。

            運用雙線敘述的方式,從前半生浮槎於海的平行線到錯身而過的火花一現,描述兩段境遇迥異的人生如何被同樣的追求和事業牢牢牽系在一起,並不是多麼罕見的故事和寫法。

            不像《愛因斯坦與愛丁頓》之類的作品直指具體名姓,《教授與瘋子》隻是妥協於商業出版更名後的標題,詹姆斯·默裡從來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教授,另一位關鍵人物,威廉·切斯特·邁納就隻是個殺瞭人的瘋子嗎?

            詹姆斯·默裡是虔誠的基督徒,梅爾·吉佈森選擇這樣一位人物作為自己在影片中的代言人,如同將要殉道的聖徒一般,真誠且哀慟地抒發自己的理想:「我想記錄每一件事情的歷史,給世界帶來一本能解釋上帝創造的一切事物的意義的書,至少是英語部分」。

            教授與瘋子,教授占的故事篇幅的確更多。但是,西恩·潘飾演的邁納醫生才是首先出場的那一位,在影片開始時,他已經陷入譫妄和瘋狂的噩夢之中,到臨近結局時也未好轉,反而愈演愈烈,隻有埋在故紙堆中撰寫詞條時,才能抓住精神世界中唯一的理性和自由之光。痛苦的靈魂時時刻刻不得安寧,更沒有餘裕和受害者遺孀發展出一段充滿靈性和救贖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《教授與瘋子》用一幕新生命誕生的畫面為電影收尾,也符合原作者西蒙·溫切斯特致以牛津詞典至高的贊美——有生命活力。唯其代代相承、繁衍不息,才有資格稱作英語的寫照。

            在這生機盎然的畫面之後,有一個英語世界中幾乎無人不曉的詞語O.E.D(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),有一位受封爵士,名氣無法和牛津詞典相比的淵博學者,有一位美國軍醫極其悲慘動人,而所知者寥寥的人生,還有這編纂詞典的七十年間,其他詞條編寫者更多不為人知的事跡和故事的緣起,早已被徹底忘卻的死者喬治·梅裡特。生與死、愛與恨、名聲、榮譽、知己,都徹底結束瞭,但這本詞典將永存。